您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百姓传奇 > 惊魂野猪滩 正文

惊魂野猪滩_天津时时彩为何维护

2016年07月25日11:45:18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地处黑风岭下的野猪滩,是个林深草密、狼熊出没的凶险之地。平时,哪怕枪法精准到百步穿杨的好猎手,也不敢轻易涉足。

一、误杀

这年初春的一天,陈疤瘌却扛起猎枪,偷偷摸摸扎进了野猪滩。之所以偷偷摸摸,是因为祖辈留有一条不成文的山规:这个季节,山中鸟兽大多腹中有孕,即将生产,或幼兽新生,需母兽喂食,严禁村民进山猎杀。

陈疤瘌本名叫陈舜,因脸上横着道瘆人的伤疤,乡亲们便送了他这么个绰号。这道疤,拜一头成年野猪所赐。据陈疤瘌称,两年前的3月,他在野猪滩与那头鬃毛如刺的野猪狭路相逢。端枪要打,陈疤瘌又改变了主意,憋口气大吼一嗓子,想吓跑它了事。原因很简单,挡路的是头青蹄,肉有毒,不能吃,犯不着浪费子弹。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陈疤瘌又恨又心惊——那头野猪不仅不识相不领情,还蹬鼻子上脸,张牙舞爪直扑过来!危急当口,陈疤瘌慌忙撤步,对准猪头开了枪。枪响猪倒,本以为较量就此结束,哪知那头猪一点儿都不笨,居然玩起了诈死,还趁陈疤瘌转身之际,霍地蹿起,张口就咬!

每次讲到这儿,陈疤瘌都会停顿半晌,等吊足听众的胃口,才如说评书般嗓门陡高:“听闻动静不对,我临危不乱,猛然回头,直接将枪管捅进猪嘴,轰烂了它的五脏。只可惜,我的脸也被它的猪爪子扫中,落下了这道疤。”

昨晚,同村乡亲赵瘸子请陈疤瘌喝酒,喝到酒酣耳热,他再次惊惊乍乍地侃起了这段惊险遭遇。赵瘸子听得连连咋舌,双腿一软侧侧歪歪就要下跪:“陈兄弟,求你帮帮我儿子吧。求你了。”

原来,赵瘸子的小儿子患有先天性癫痫病,骨瘦如柴,最近这段日子,病情愈发严重,还时常便血。而野猪的肝脾主治癫痫,且能强身健体。他腿脚不利落,走路都不稳当,更别说扛枪打猎了。思来想去,也只能央求陈疤瘌帮忙。当然,忙不能白帮,酒足饭饱,赵瘸子又塞给陈疤瘌几百块钱,外带两瓶好酒。收人好处,自当为人办事,陈疤瘌无法推脱。好在老天成全,刚摸进野猪滩,便瞄见一头正抽动着长鼻四处觅食的棕褐色野猪。

陈疤瘌快速藏好身,屏气凝神瞄准了野猪。等它一进入最佳射程,便果断地扣动了扳机。

“砰”,枪响的刹那,陈疤瘌禁不住打了个冷战,傻了眼。

谁能相信,那头野猪竟直起身子,循声找来。

天,不是野猪,是……人!

陈疤瘌瞅得真真切切,被他射中胸口的,恰是为人老实巴交的同村村民冯二柱!

二、棒杀

误把人当野兽打,这档子事要放在年轻猎手身上,倒也不算离奇,过度紧张,难免会眼花手软。可出错的是陈疤瘌,这事儿就显得有些离谱了。而更离谱更怪异的还在后头——捱到天色傍黑,陈疤瘌急匆匆奔回家,收拾好行囊刚要往外跑,院门口,冷不丁多出个黑影。

是冯二柱!

这定睛一瞧,陈疤瘌顿觉头皮发瘆。能不怕吗,当时开枪后,他冲了过去,见冯二柱被击中要害,万难活命,索性心一横,将其拖进一座幽暗逼仄的山洞,随后用乱石和树枝遮住了洞口。做完这一切,陈疤瘌的眼皮仍跳个不停,于是动了外逃躲案的念头。不成想,冯二柱竟阴魂不散,紧随其后找上了门。

“你到底是人是鬼?”陈疤瘌慌问。

“陈大哥,你真会开玩笑。我这不好端端的吗?要不信,你摸摸。”冯二柱边说边伸出了胳膊。

陈疤瘌哆哆嗦嗦伸出手,触碰了一下。有体温,好像还有脉搏,当是活人。身受致命伤,没去见阎王,真是不可思议。再看他的样子,应该没瞧清是谁开的枪。心下想着,陈疤瘌暗舒口气:“柱子兄弟,你找我有事?”

“我媳妇巧翠迎风流泪,大夫说是肝火过旺。我想跟你讨块熊胆,花钱买也行。”冯二柱刚道明来意,又有一个黑影从门后闪出。

是赵瘸子。赵瘸子二话不说,抡圆木棒砸上了冯二柱的后脑。猝不及防中遭到重击,冯二柱身子一歪,闷哼倒地。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直让陈疤瘌看得目瞪口呆:“你、你为何要打死他?”

“我是为你好。我要不这么做,你不吃枪子也得蹲上十几年大牢!”

很快,从赵瘸子恶叨叨的诉说中,陈疤瘌听出了大概:今早,他前脚一走,赵瘸子就跟了上去。此后开枪误杀冯二柱,弃尸山洞,全被他看在了眼里。等陈疤瘌走后,赵瘸子也鬼鬼祟祟凑上前,发现冯二柱尚未咽气。如果救他回村,救活了还好,要救不活,陈疤瘌也跟着完蛋。到那时,谁还会给儿子打野猪肉吃?掂量半晌,赵瘸子歹念顿起,伸手摸起了一块大石头。等解决掉隐患,赵瘸子暗暗盘算:我已攥实你陈疤瘌的把柄,从今往后,哪怕我儿子一日三餐顿顿吃野猪肉,这辈子都不用再花半分钱。陈疤瘌,你就乖乖给我扛活出力吧。孰料,冯二柱这小子命够硬的,中了枪挨了砸,愣没进鬼门关。因担心他报案,赵瘸子才会再下狠手。

“你是说,他在山洞里没死?”陈疤瘌问。

“没死。”赵瘸子回得非常肯定。

陈疤瘌又问:“要不是你先用石头砸他,刚才又用木棒打他,他还不会死。对吧?”

“对。”话脱口,赵瘸子感觉出了不对头,“疤瘌,你啥意思?”

“人是你杀的,哈哈,你死定了!”陈疤瘌当场翻脸,快速将猎枪抵住了赵瘸子的脑门,“走,老老实实去派出所。胆敢乱来,我打碎你的头!”

上一篇:枯井坟下一篇:老酒头
《惊魂野猪滩》故事地址:/c/b/24167.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
友情链接:平安彩票网  大宝彩票  苹果彩票网  平安  平安彩票app  平安彩票  平安  平安彩票网  秒速飞艇  平安彩票网  大宝彩票注册  苹果彩票网  平安彩票app  秒速飞艇平安彩票  平安  平安彩票网  平安  大宝  平安彩票app  彩票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