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大全 > 短篇言情小说 > 哥哥,我不要 正文

哥哥,我不要_中国彩客网首页

2015年02月11日11:02:58 来源: 飞言情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她是别人的遗腹子却被当作真正的女儿。他处心积虑讨好妹妹,只为能打垮薄情无义的父亲……

五年,她终于回来

纪念一进港城地界,纪承就收到消息。他找了她五年,没想到最后她自己送上门来。

小姐人在附属医院,脑外科。”

纪承理袖口的动作一顿:“她出事了?”

“不……不是小姐。”陆特助跟在纪承身后,小心地回答,“是和她一起的周循。”

“周循?是谁?”

两人坐上电梯,沉闷逼仄的小匣子里有陆特助因紧张而急促起来的呼吸:“周循……是这几年一直和小姐在一起的人。”

话音刚落,纪承的脸色陡然巨变。他一向阴鸷,接管纪氏,纪念又离开他之后,旁人更加看不出他的心思起伏,如今却被一句话轻易击垮,足以见得纪念对他的影响。

电梯匀速下降,纪承眼眸微眯:“什么关系?”

陆特助将手中文件递给纪承。从发现纪念开始,他就着手调查这几年她的去向:“时间太紧,我只查到一部分。周循是自由记者,和小姐相识四年多,两人结伴开车四处游历。这次小姐回到港城,也是因为周循查出患有脑瘤,被医生引荐到附属医院做手术。还有……”

纪承细细浏览文件,每看一行,眉心褶皱便深上一分。他的眼漆黑深沉,如潭水,看似平静,底下却是波涛汹涌,翻滚着浓烈的暴怒。

司机早已在门口等候,见纪承和陆特助一前一后地走出来,忙打开车门:“纪先生。”

陆特助照例坐到副驾驶座,告知司机:“去附属医院。”

车体平稳地向前运行,从后视镜中,陆特助瞥见纪承捏住文件的手暴起青筋。

还有……陆特助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纪念和周循有一个儿子。

住院部的走廊上有明媚的春光,金色暖阳从走廊尽头的落地窗毫不吝啬地倾泻进来,照亮了低迷而压抑的脑外科。

纪承找到纪念时,她正和周循的主治医师在办公室谈话,两人确定了手术日期,她手上拿着个小本子,认真地记下医生告知她这几天应该注意的事项。

他站在门边,能看到侧身而坐的她轻蹙的眉心。几年没见,她剪了一头长发,细碎的额发安静地伏在光洁的脑门上,过去如同镶有碎钻的清亮眼底平静柔和。皮肤黑了些,人也瘦了,不知道吃了多少苦。过去她是纪家的小公主,文静礼貌,锦衣玉食地娇养着,却一点都不骄纵蛮横。除了他,没有人不喜欢她。

纪念合上笔记本,站起身对医生弯腰表示感谢,而后像是有了感应,突然转头看向门外。

纪承猝不及防地和她四目相对,胸口仿佛被人快而狠地揍了一拳,隐隐抽痛。

那一刹那周遭都静了下来。纪念沉默地凝视他,会被他找到,她一点都不意外,不过没想到他会来得这么快。将目光落在陆特助身上,纪念勾起嘴角,赞赏道:“你办事效率越来越高了。”

陆特助尴尬地推推眼镜。

纪承喉头发苦,还未想好该回复什么,就有个小孩子从外面横冲直撞地跑了过来:“妈妈,妈妈……”

小孩子从纪承腿边挤了进来,扑进纪念怀里,扭着身子撒娇:“妈妈,爸爸要吃糖啊!”

纪念费力地抱起他,哭笑不得:“是爸爸要吃,还是你要吃?来,和医生叔叔问好。”

小孩子乖巧地对主治医师挥了挥手,而后看向纪承,一接触到他冰凉的目光,小孩子就抖了一下,紧紧圈住纪念的脖子,小声说:“妈妈,这个叔叔……好凶哦。”

纪念笑了笑,抱着他来到纪承面前:“乖,冬暖,喊舅舅好。”

“舅舅?”

“嗯,他是妈妈的大哥。”

“哥哥?”周冬暖趴在母亲肩头,好奇地瞅了眼纪承,他还是怕他阴沉的脸色,但在母亲的鼓励下,只能怯怯地打招呼,“舅舅好。”

虽然资料上显示周冬暖是纪念和周循的孩子,纪承仍然不死心,期待如幼株绿芽破冰而出一般,他锐利的视线陡然柔软下来:“冬暖……冬暖,很好听的名字。”

“谢……谢谢……”

“你几岁了?”

周冬暖得意地笑起来,那双眼和纪念小时候一样,纯粹的黑色,清澈见底,又大又亮:“我还有两个月就三岁了呢。”

他眼底的绿意陡然枯萎。纪念瞥他一眼:“你以为是你的?”她笑了笑,语调温柔,内容却像一把刀,剜得他鲜血淋漓,“做什么梦呢。”

上一篇:咸鱼男女下一篇:亲吻是一种病
《哥哥,我不要》故事地址:/a/yanqing/20811.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
友情链接:平安彩票网  平安彩票  秒速飞艇平安彩票  秒速赛车平安彩票app  彩票开奖  PC蛋蛋  苹果彩票网  平安彩票app  平安彩票  平安彩票  大宝彩票注册  平安彩票  平安彩票app  平安彩票  金源  苹果彩票  苹果  平安  苹果彩票导航  大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