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大全 > 现代爱情故事大全 > 夜来香 正文

夜来香

2018年05月21日20:31:40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一段艳遇,历经时间的淘洗,居然显得弥足珍贵,神秘而妖娆的巴西女人维拉,给他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回忆.

我先势如破竹地赢,手里攒了很多筹码,正经的踌躇满志,觉得自己这次来澳门属于典型的马到成功。在我赢钱的时候,我身边有一个南美漂亮女人一直在关注我,我下注她便跟着我下注,准确地说我帮她赢了不少钱。我很得意,完全忘了我来澳门赌博的目的,就是这个南美女人搞得我心猿意马。我不止一次偷瞥她,她的漂亮给我的视觉冲击太大。她是那种黄色皮肤,属于欧美人和东方人都能接受的肤色。身材更是胜欧美人一筹,腿长,臀部有点翘,像古巴女排运动员。浓眉大眼,嘴唇厚,微笑起来让我恨不得把手里的钱都给她。男人的事儿就怕女人参与,肯定乱套,我像是喝了两瓶洋酒,控制不住自己了。

这是我第一次来澳门,也是赶上澳门回归前的1998年,生怕回归了不让开赌场了。第一次就能赢钱,应该算是幸运,但仔细一想也属实至名归。我是一个自由职业者,专门为企业的各种项目写策划书,俗称枪手。大学毕业到现在六年了,积累了不少关系,也积累了不少钱。就在我春风得意的时候,认识了模特彬彬,她的美貌让我忘乎所以,很快我俩同居了。倒霉的是我认识她的时候她正走背字,要不我也落不上结交她。认识的这两年来,颓废的她总是和她们圈子里那些女孩子打麻将消耗生命,把我积累的五十来万逐渐输掉,原本这些钱是我准备买房的。五十万呀,换作现在就是五百万,不,至少一千万,因为现在北三环一千万买不到了,当时五十万能买到的那么大房子。终于,我发现自己累了,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不够她打发颓废的情绪。于是摊牌,要么分手,要么结婚。她选择了跟我结婚,她要为我生孩子,做个好母亲。既然她有这样的信心,我决定赌一把,便借了朋友的二十万血战澳门。我的初衷,也是我出来前跟彬彬交代的,要是手气好,赢到五十万就回来结婚,要是输掉这二十万,便是我俩缘分不到,分手就不带后悔的。然后我自己慢慢东山再起,还钱跟她没关系。这些是前话,还是说我在赌台上的事儿吧。

我是由二十万开始搏杀的,经过几个小时鏖战,算算手里的筹码差不多六十万了,早就达到我预期的目标。我几次想收手,一是不甘心,二是舍不得这个南美女人。当然不甘心了,彬彬打麻将输了两年,前后将近四十五万,换手如换刀,接输家的场子一般来说肯定会赢。果然,从进赌场就顺风顺水,几乎没遇见什么挫折,要不这南美女人也不会傍着我这个财神将近俩小时。再一个原因就是想多看看这南美女人的微笑,我试着换了一个台子,她微笑着跟了过来。男人嘛,好意思不让人家跟着?甩开膀子招呼吧。

我要了点吃的,把肚子糊弄了一下。然后整理了内务,到洗手间方便,洗手,整理衣服,接下来是出征。可上厕所的工夫,也许是洗手了,把手气也洗掉了。回来就是输,一把没赢,倒霉的是那南美漂亮女人也跟着我晦气,每次下的注如泥牛入海一般。后来她看我的眼神都让我难过,是那种渴望、怀疑、担心、鼓励或者还有别的什么元素。当我从赢到的六十多万输到手里还有五万的时候,我决心碰一下最后的运气,一股脑全部压上。南美女人犹豫半天,到底跟不跟着,我眼看着她来的时候三千本钱跟我赢到十万,现在她手里也就剩下一万。最终,她选择了押。就在她准备跟我全部押上的时候,被我制止了。我用眼神告诉她,不必跟着我冒险,她这次是跟我下注后第一回作壁上观。

赌运背到如此的境地,是不可能赢的,我瞬间成了穷光蛋。我孤独地站在热烈的赌场之中,那叫一个可怜,这地方瞬间就不属于我了,我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南美女人都蒙了,她看我的表情太丰富了,是那种对自己的庆幸,又有对我的惋惜、可怜,或许还有更多别的什么元素。我苦笑一下,故作潇洒地用眼神告诉她这没什么,你也不必为我担心。她表面上对我的态度苦涩地微笑一下,自己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只是站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看着我,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向她耸耸肩,张开双手一摊,意思是无所谓,这没什么,都这时候了我还装大个的。

她还不走,我在赌场流连了一会,便向那里投去最后的一瞥,告别了,更准确地说是向自己的前半生告别。

从赌场出来,我在大街上溜达,我知道自己手里除了一张机票以外什么也没有了,连住店的钱也没有,我原本没想到输了个干净。我一路后悔着就来到海边,感到海风的清爽,趁机把自己的未来捋了一下。要是自己坚定来之前的原则,赢到五十万,哪怕不再赢后面的十万,现在肯定是躺在舒适的五星级宾馆泡热水澡了。要是没有那个南美女人,自己也肯定是见好就收的。今天真倒霉,要不说女人容易坏事。自己在短暂的情场里得意,沉迷于那诱人的微笑,结果赌场失意,怎么古人说得就这么准!

我先是做了俩小时流畅的后悔运动,之后才开始策划自己的未来。无非是回去重新来过,先猛干几年,把朋友的钱还上,再说了,反正年纪不算太大,我才二十八岁。我这人这点好,除了爱吃后悔药,对任何事情都是当机立断。我见远处有个电话亭,摸摸口袋,刚好有一些微不足道的零钱,便给彬彬打电话。

“……咱俩缘分尽了,分手吧。”我的语气很镇定。

“……”她知道我输光了,彻底蒙了。

“喂,你听见了吗?我输光了!”我知道她傻了,但不至于傻到连喘气的声音都没有吧。

“不行,不能分手,咱想办法……”彬彬在那边慌了,下意识地不同意。

“这事没有商……”

人走背字,喝凉水都塞牙,话都没说完没钱了,电话自动断了。我再次翻弄自己的所有口袋,这纯属自欺欺人,早知道没钱了,还翻,完全是下意识反应,或者叫完成了一个过程。我想彬彬能明白我的意思,出来前我有过交代,万一出事这话就叫遗嘱了,说好了输了就分手。尽管电话断了,但我的话她肯定听到了,她知道结果了。本来我还想搞到一点钱再打电话仔细告诉她我的分手计划,但又一想我累不累?我伺候她两年,都到这会了还为她处心积虑,还叫男人吗?我觉得自己更加男子汉的是,一点没埋怨彬彬把钱全部输光,我认命。跟彬彬认识就是一场赌,现在赌输了,愿赌服输。

我再次来到海边,不由自主向海水边走去,我想让海水荡涤一下我的身心,也许就能脱胎换骨,来个彻底的两世为人。突然,后面一束强烈的灯光打来,有如白昼。我回身,用手挡着眼睛看,见是一辆轿车开的灯,从车上下来一个人向我走来。走近了,我才看得清是那个南美漂亮女人,一定是她以为我要轻生来制止的,原來她一直在跟踪我,这人还算有点良心。我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感激,眼眶子甚至有点潮湿。

她呜里哇啦地跟我说了一大堆话,还显得很激动,我能猜出来她一定是说你可千万别想不开,你还年轻,至于走这条路嘛之类。

“喂,你会说英语吗?”我冷静地打断她的话,不打断估计她能说到天亮。

“英语?”她有点赧然,用手比划了一个很小的动作,“……一点,一点点。”

“中国话呢?会说吗?”我知道白问,但还是问了。

她摇头。

“你是哪国人?”我想这话她能听懂的。

“……哦,巴西,知道巴西吗?”

“太知道了,国家不小,国土面积占南美一半,人口一个多亿,盛产甘蔗和咖啡。”我没说太多,怕她听不懂,她要能听懂,我能如数家珍地说出连她都说不出的巴西历史、风土人情乃至文治武功。

她兴奋地点头,好像巴西是个超级大国似的。

上一篇:等的就是你下一篇:花开半夏
《夜来香》故事地址:/a/xiandai/26482.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本站网友 匿名 ip: 36.106.245.*
2018-10-17 15:18:32 发表 [1 楼]
真好
 
支持[ 0 反对[ 0 ]
友情链接:大宝彩票注册  苹果彩票网  平安  彩票开奖  PC蛋蛋  平安彩票  苹果彩票网  平安彩票网  大宝  平安彩票网  平安彩票app  秒速赛车平安彩票app  平安彩票官网  大宝彩票  平安彩票  秒速飞艇平安彩票  平安彩票  平安彩票网  秒速时时彩平安彩票  大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