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幽默故事大全 > 幽默故事 > 故事会读一读 正文

故事会读一读

2018年09月12日09:41:14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這天,在外打工的阿P接到老婆秀蘭的電話,在電話里秀蘭著急地說:“阿P,你怎么就寄這么一點點錢回家啊?孩子上學、我種田、爸的氣管炎,你那點錢不夠塞牙縫啊1

  誰說我們不差錢
  
  中國故事網編輯人員獲悉這天,在外打工的阿P接到老婆秀蘭的電話,在電話里秀蘭著急地說:“阿P,你怎么就寄這么一點點錢回家啊?孩子上學、我種田、爸的氣管炎,你那點錢不夠塞牙縫啊!”
  
  阿P聽了忍不住仰天長嘆!說起來都怪那黑心的老板,動不動就拿什么美國次貸危機嚇唬人,還說生意越來越難做,能留住大伙的飯碗已算格外開恩了,最后就是把大伙的工資拼命往下壓,誰要是嘬個牙花兒,他就虎著臉要辭退誰。大伙是敢怒不敢言,可阿P怎么也想不明白,咱們這產品全部內銷的牙刷生產廠怎么就礙著遠隔大洋的老美的事了?
  
  極度煩悶之下阿P便上街亂溜達,也不知溜到了何處,目光忽然被墻上兩則懸賞通告吸引住了。第一則內容是:近段時間一連發生了好幾起人室強奸案,案犯化裝成女子騙開受害者的門……
  
  阿P對這則通告不感興趣,所以粗略一看后又看第二則,內容大意是:近日某處一僻靜小道上一連發生了好幾起夜間攔路搶劫事件,受侵害人都是單身女子,在此警方鄭重提醒單身女子夜間謹慎出行,并懸賞五千元征集犯罪嫌疑人線索,若能對破案作出直接重要幫助的,獎勵一萬元。
  
  阿P看了又看,口里喃喃念著“單身女子”、“五千元”、“一萬元”,一個主意突然蹦了出來,心跳隨之加速:天啊,要是自個能提供線索,或者干脆捉住歹徒,不就可以解決家里的燃眉之急了嗎?
  
  阿P做事向來雷厲風行,他當即掏出兜里僅有的一點錢,買了一套女人的行頭,計有假發套一只、地攤貨外衣褲一套、小包一只。買高跟鞋時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放棄了。太貴,投資不起了,而且高跟鞋這玩意大男人穿著行不了路,不利于同歹徒搏斗。是的,阿P的主意就是裝女人引賊上鉤!自己個子矮矮的,生得又瘦削,有空再學著女人扭扭虞,黑燈瞎火的裝個女人肯定像!唉,舍不得孩子打不著狼啊,只好豁出去了。
  
  月黑風高,正是歹徒作案的好時光。夜深了,阿P拎著那套行頭就要出去,有工友見了忍不住問道:“我說阿P,一天拼死拼活地工作下來,不抓緊時間睡覺,你還有精力出去玩啊?”
  
  阿P忙支吾道:“噢,我去去就來,你們先睡吧。”
  
  中國故事網昨日記者獲悉當阿P來到懸賞通告上說的那條僻靜小道后,發現道旁有幾棵樹,阿P便蹭著樹換了衣服,然后一個人不急不慢地走上了小道。
  
  可是,阿P一直“散步”到深夜也不見歹徒的影子,這是怎么回事?他一想之下明白了,歹徒哪能天天作案呢?又見風聲變緊,所以肯定暫時避避風頭了,唉,今天就到此為止吧,眼皮都打架了,趕快回去睡覺。
  
  從此以后阿P夜夜出去“釣魚”,平時他也沒忘了一有空就避著工友們在宿舍里扭幾下腰,自個感覺裝女人越來越像了。
  
  這天夜里,月光隱隱綽綽的,阿P又打扮起來,挎著小包一如既往地出現在那條小道上。今天秀蘭又來電話了,還是要錢,秀蘭都要哭了,聽得阿P的心全碎了,此時忍不住暗暗祈禱:歹徒,你就來吧!
  
  就在這時忽然聽到身后似乎響起輕微的腳步聲,阿P心一凜,回頭一看,一個黑影一閃即沒。
  
  菩薩保佑,等了好多天你終于來了!阿P不僅一點不害怕,一顆心反而快活得要飛起來了,當即邁著小碎步快跑起來,因為女人在這種情況下總是害怕得跑起來的。邊跑還邊提醒自個莫忘了扭腰。可是,跑了好一陣歹徒并沒有出現,難道是自個看花眼了?
  
  阿P正在遲疑,身邊突然風起,肩膀上挎著的小包被人狠狠一把拽下,一個黑影兔子般掠過,一眨眼跑出老遠。
  
  好個阿P,他并不撒開腳丫子狂追,而是從懷里閃電般掏出一樣東西,在手中轉了轉,“呼”的一聲甩了出去,那歹徒隨即發出一聲驚呼,跑不動了!原來阿P甩出的是一副結實無比的尼龍繩套,在老家時阿P曾經放過好多年羊,每當有不老實的羊亂走亂竄時阿P便甩繩套套羊,時間一長競練出一手百發百中的套技!
  
  現在那繩套不偏不倚正套著歹徒的脖子,那是個活套,阿P一使勁、那家伙一掙扎,繩套頓時收緊,歹徒呼吸一窒眼前一黑,立馬摔倒。
  
  這下阿P心里可樂開了花,顛兒顛地跑上去,正要捆他,卻見那家伙一翻身,手中寒光猛地一閃,原來歹徒剛好緩過氣來,阿P叫聲不好,本能地一讓,那刀一下子刺入了胳膊!
  
  阿P疼得大叫一聲,可他沒有放棄,拼了命一勒繩子,那未及脫繩的歹徒再次栽倒,這下氣真喘不過來了。阿P這才咬牙忍疼上前,緊緊地捆了已軟手軟腳的歹徒,又忙不迭地松開繩套——勒死人可就不妙了。
  
  胳膊越來越疼了,阿P嘴里不住地吸著冷氣粗粗地包扎了,混亂之中發套不知何時也掉了,這時月亮鉆出了云層,那歹徒忽然低低叫了一聲:“阿P!”
  
  這家伙認得自己!阿P冷不丁嚇了一大跳,借著月光一看,忍不住失聲叫了起來:“原來攔路搶劫的是你,王小山!”
  
  這王小山是阿P的工友,平時不愛說話,是個悶葫蘆,想不到竟是個猖狂的搶劫犯!
  
  王小山被捆得動彈不得,卻掙扎著搖搖頭,說:“不,以前的不是我,今天是第一次……”
  
  阿P因為吃驚都感覺不到疼了,嘶聲問道:“我問你,你打工打得好好的,干嗎要搶劫?”
  
  王小山臉上顯出痛苦的樣子來,說:“我媽病了,要好多錢,可是老板給的工資那么低,我拿什么給我媽治?我爸死得早,我就媽一個親人啊……”
  
  王小山失聲痛哭起來,又說:“有一天我無意中看到一則懸賞通告,說有人在夜間搶劫單身女人,這么著……我便動了心,我想這來錢倒快,可是,我萬想不到第一次搶的竟是你!阿P,你干嗎裝成女人啊?對了,你胳膊還疼嗎?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怕啊,我怕被你抓住后坐大牢,那樣的話我媽就死得更快了,嗚……”
  
  阿P聽了目瞪口呆!原來兩人都受了那則懸賞通告的“啟發”,只不過角度不同而已。
  
  這時王小山又說:“阿P,我這是第一次,看在我媽的分上,快松開繩子吧……”
  
  阿P一聽愣了一下,然后緩緩掏出了手機,王小山一見驚呼起來:“阿P,你這是要報警嗎?阿P哥,求求你了,我真不知是你啊,你就放過我這一次吧!”
  
  阿P痛苦而又堅決地搖搖頭,說:“我不知道前幾次作案的到底是不是你,這必須由警察來判斷,再說,我不報警就是害你。因為這次放過了你,你下次還會搶劫的,說不定還會殺人。剛才要不是我閃得快,你就成殺人犯了。我必須讓你得到教訓,也讓所有的打工者得到教訓——我們再窮、再差錢也不能犯法!小山,別怪我!”說著含淚撥通了“110”。
  
  警察押走王小山后,阿P拖著腳步往回走,心頭無比沉重,當他推開宿舍門的時候都沒覺察到其中的異樣:工友們的床上空無一人!
  
  就在這時燈突然亮了,雪亮的燈光照得阿P一愣神,還沒等阿P回過神來,身后好多人一擁而上,一下子把阿P撲倒在地。是工友們!只聽工友們大叫道:“抓住了,抓住了這個盜花賊!”
  
  剛剛包扎好的胳膊再次流出血,疼得阿P大叫起來:“你們這是干什么?快放開我,疼死我了!”
  
  這時工友們七手八腳地揪起阿P,個個一臉痛心地說:“我們早就注意到你天天夜里出去,沒事還偷偷地學扭腰,你再看看你現在身上穿的衣服,你不就是懸賞通告上的那個裝成女人的人室強奸犯嗎?阿P,你怎么能這樣啊?你對得起秀蘭嗎?”
  
  原來,因為王小山,阿P心情混亂,竟忘了脫下身上的女式服裝了。天啊,這都哪跟哪啊?
  
  這事直到警察趕來后才給阿P洗清了冤枉,同時警察告訴阿P,王小山真的是第一次作案,不過為了表彰阿P的見義勇為精神,警方依然要獎勵阿P兩千元錢。
  
  警察走后,工友們先向阿P道了歉,然后鬧著要阿P請客。阿P苦笑著把王小山的情況說了,最后說:“我不知道王小山會不會恨我,可是同為打工者,他的媽就是我的媽,所以,我要把這筆錢匯給他媽治病。”
  
  剛才還起哄的工友們,聽了阿P這番話,臉色都凝重起來。過了一會,他們一個個走過來,從口袋里掏出僅有的一點錢,鄭重其事地放在阿P面前,說:“誰說我們不差錢,我們都差錢啊,所以只能出這么多了,也算盡一點心意吧!”
  
  這時阿P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是秀蘭的。秀蘭哭泣著問:“阿P,你匯錢了嗎?你再不匯錢的話,這日子真的過不下去了啊!”
  
  一位工友一把搶過電話,說:“秀蘭嫂子,你別哭,面包會有的,錢也會有的……因為,我們在外打工的是天底下最親最好的兄弟,我們一定會互相幫助的,你就放心好了!”說完又把電話遞還給阿P。
  
  阿P接過電話的手有點抖,臉上笑著,眼里卻分明有一些淚光。真的,盡管自個白辛苦了這么多天,受了傷又流了血,但跟這么多好兄弟的真情流露肝膽相照比起來,這又算什么呢?
  
  生活冷幽默時
  
    “你說我這窮日子啥時候才能過到頭啊?”
  
  “那得看你能活多久了。”
  
  行刑前,獄警對死刑犯說:“來,再抽支煙吧。”
  
  犯人:“不抽,這玩意抽了會上癮。”
  
  “這面包都硬成這樣了,喂鳥吧。”
  
  “那也只能喂啄木鳥了。”
  
  從前有個西瓜,它老是迷路,于是去買了個指南針。終于成功地找到路的時候,它變成了一個南瓜……
  
  食堂的師傅估計是失戀了,因為我發現新換的菜單別有一番風情:銷魂藕片、斷腸人拍黃瓜、追憶扁豆、黯然豆腐絲、深情木須肉。
  
  “喂?您好,是電話局嗎?是這樣的,我這邊電話線太長了,你們那頭能不能拉過去一點?”
  
  一個胖姑娘,因為怕超重而不敢坐電梯,所以每天堅持走樓梯上班。于是,經過近一個月的努力,她因為經常遲到被開除了。
  
  病人:“另外兩個醫生的診斷結果都跟你的不一樣。”
  
  外科醫生:“我知道,但尸體解剖將證明我是對的。”
  
  “聽說你有很深的制服情結?”
  
  “是啊,一見制服我就熱血沸騰,心神不寧。”
  
  “哦,這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
  
  “從我擺地攤那年開始的吧。”
  
  史上最厲害的銷售員是誰?是交警大哥。人家天天開單,單單成交,不講價、不包郵、不退貨、到店付款,而且全是陌生客戶!
  
  懶到不笑都不行
  
    古時候有個故事是這樣說的:有一對懶夫妻,男的從來不洗臉,女的從來不刷鍋。故事會有一天,有個小偷來家里偷東西,家里很亂找不到什么值錢的,正郁悶,被男主人發現了,于是慌亂中偷了鍋就跑,男的就追。
  
  過一會兒,男的回來了,跟老婆說:“那賊見我追上來,回身朝我臉上扎了一刀。不過幸虧我從來不洗臉,臉上全是污垢,他一刀沒扎透,哈哈哈。”老婆說:“沒事就好。看,幸虧我從不刷鍋,他偷走的只是上面那層污垢殼。”
  
  上面這個故事是諷刺懶惰的,可我從這里面得到的啟示卻是“懶人有懶福”。我和老公正是這樣一對懶夫妻。老公其實長得很帥,可是又懶又邋遢,每天臉不洗頭不梳就出門。我呢,不愛刷碗,尤其是最討厭刷鍋。反正就一個字:懶!
  
  下面就給大家講講我們怎么個懶法。
  
  1。胡子
  
  有一天,我盯著老公刮胡子的樣子,跟他說:“老公,我覺得你很勤快。”故事會他愉快地問我為什么。我說:“你看,你刮胡子的頻率比洗臉的頻率都高,這恐怕別的男人很少做到吧。”老公想想:“有道理啊。我三天就刮一次胡子,五天才洗一次臉,因為胡子長得太快了嘛!”
  
  2。愛干凈
  
  老公看完一本愛情小說,沉默了一會兒,突然說:“我覺得,我恐怕是世界上最愛干凈的人了。”“你?”我震驚,“你愛干凈?別開玩笑了!”
  
  老公:“你看,愛一樣東西,不一定非要得到它。而相反,越是得不到,內心就越是熱愛呀。”
  
  3。跌倒
  
  由于我家的臟亂差已經達到相當的標準,我從來不敢叫朋友來家里玩。可老公卻熱情地請他的朋友來。我嫌丟臉躲出去,回來問他:“怎么樣,你朋友有沒有被嚇到?”
  
  老公不以為然地說:“沒有呀,他還夸咱家很安全。”“安全?”“對呀,他說萬一在咱家摔倒了一定不會摔傷,因為只會摔倒在衣服和廢紙上。”
  
  5。買房
  
  總住在租的房子里也不是個事,于是我們商量著買房。故事會買哪里呢?老公的意見是:一定要交通方便,離地鐵近,還必須是環線地鐵。
  
  “那你看這個怎么樣,距地鐵站步行十五分鐘。”老公:“不行不行,十五分鐘搞不好要走半個鐘頭。”
  
  “這個怎么樣?十分鐘?”“不行不行,太遠了。去十分鐘,回十分鐘,每天二十分鐘就白白浪費掉了。多可惜,還不如把這寶貴的時間用來睡覺。”
  
  在無數個否定之后,我們終于買下了現在住的房子:下樓后慢慢騰騰溜達著一分鐘也能穩到地鐵口。價錢當然不菲。但一想到每天能比住在天通苑的人省掉至少兩個小時的車程用來睡覺,我和老公心滿意足地笑了。
  
  4。收拾
  
  有一天,實在看不下去,我下了好大好大的決心,與老公一起奮戰了一整天來收拾屋子。故事會結果是可喜可賀的。不僅把地上收拾得能看到地面,而且有超乎想象的收獲:總共在地上撿到五百七十三元六角八分整!
  
  真是不收拾不知道,一收拾嚇一跳啊。我們欣喜地拿著勞動的果實去吃涮羊肉,結賬時伙計都傻了,因為七十多元全部為一元及一元以下各種面值紙幣。
  
  6。養老院
  
  有一次陪人一起參觀一所養老院。養老院挨著青山綠水,房前屋后是花園。屋子是標準間,比賓館的房間還大一點,有空調,可以洗澡,健身器材、歌舞廳等等一應俱全。每人每月800元,包吃包住。
  
  我回家跟老公說:“養老院800塊一月,倆人1500,有人給做飯疊被洗衣服,啥都不用干。”老公說:“是不錯,等老了咱也住養老院。”
  
  我敲了他的腦袋一下:“死腦筋,干嗎非等老了再住。咱現在住,把房子騰出來一出租,以咱這么好的位置能租3000塊,咱付1500塊給養老院,啥都不用操心,還能有1500塊零花錢,現在就能退休了。”
  
  老公抱著我,激動地說:“……你太聰明了!好,我明天就不上班了。”
  
  中國故事網調查隊獲悉第二天……果然在家睡了一整天。這個不爭氣的……

上一篇:话茬,怎么接?下一篇:返回列表
《故事会读一读》故事地址:/y/y/34376.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
友情链接:平安彩票网  平安彩票  pa99.com  彩票开奖  平安彩票  平安彩票  苹果  苹果彩票网  秒速赛车平安彩票app  苹果彩票网  苹果彩票  秒速时时彩平安彩票  平安彩票  苹果彩票导航  彩票开奖  苹果彩票  平安彩票app  pa99.com  平安彩票  大宝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