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故事大全 > 世间百态 > 猫软的人 正文

猫软的人_新疆时时彩开奖官网

2015年08月29日09:36:14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原先那么刚硬如刀的神情也一下子不见了,也像一只柔软的猫。真是猫软的埃陈芳兰的眼神也一下子软了起来。

才吃好饭,陪女儿在小区楼下散步,只走了两圈,于世有就接到瓦庄治保主任黄新德的电话,黄新德在电话里嚷,于主任,不好了,陈芳兰估计又跑了。于世有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即就预感到,这个年关恐怕是过不好了,只是当时他还没有意识到,不光是年关,连整个春节他都要备受煎熬。

这天是腊月二十四,星期五,恰又是女儿的生日,于世有向镇党委书记李文治打了个招呼提前两个小时下了班,赶到五十公里外县城一中旁的租住房里,陪老婆和女儿过小年。女儿琦琦去年中考凭优异成绩考上了县一中,于世有咬了牙让老婆费小梅在一中旁租了一间房到县城来陪读。乡镇干部工资不高,于世有这个镇维稳办主任用一分钱都要通过镇长批条子,搞不来外花钱,费小梅又没有工作,以前就在政府食堂烧饭,工资一个月才八百块钱,所以于世有最憋屈的就是时时兜里无钱,让老婆来陪读真是下了很大决心。好在琦琦成绩一直稳定在班上前几名,这也多少给他一点安慰。租住的房子一租就是三年,于世有决定这个年就在县城过了,一是免得女儿来回跑耽误温习功课的时间,二是自己在镇上的房子长期一个人住,回去过年又要重新打扫卫生。

于世有在一中前下了车,往租住房所在的小区里走时,想起女儿生日自己还没送什么礼物,就走到小区门口的蛋糕店,比较了一下几种蛋糕的价格,看来看去,最便宜的也要五十元,他最后还是没买,而是到隔壁超市里花七十块钱买了一罐奶粉。于世有觉得,一个那么碗口大的蛋糕,吃一餐,点几根蜡烛,吹一通,几十块钱就吹没了,不如这奶粉实在,女儿上高中学习任务重,正需要补充营养。

拎着奶粉上了楼,于世有一眼看见客厅桌子上放着一个大蛋糕,蛋糕上还写着欢快的红色花体字:生日快乐!

费小梅正在厨房里烧菜。他们租住的是一间一室一厅的小房子,老婆和女儿住卧室,于世有回来就睡客厅沙发,客厅显得很挤。

于世有感到意外,他问费小梅,买这么大的蛋糕啊,不少钱吧?

费小梅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说,哦,不贵,是打折的,三十块钱。

于世有有些疑惑,三十块钱?就在楼下那蛋糕店?

费小梅愣了一下说,是的,是的,那个老板娘我认识。

于世有不再说话,把奶粉放在桌子一边,他觉得有些累,坐到沙发上一动不动。过了一会,他猛然想起一件事,便打黄新德的电话,电话里哗哗啦啦的声音像小河流水。他说,老黄啊,你又在砌长城?

黄新德大概离开了麻将桌,小河流水的声音没有了。他嘿嘿笑着说,没有啊,我在村外呢。

于世有说,年关边上了,维稳不能松啊,特别是那个陈芳兰,你给我盯牢了,出了事,我俩日子都不好过。

黄新德说,放心,我在村口小店里看着,走过一只麻雀我都看得见,下午的时候,我还去陈芳兰家侦察过一次,一切正常。

于世有知道黄新德准是在村口小店里打麻将了,他不好说破,便说,年关年关是个关,你小心点,我们大家都过个好年吧。

说着话的时候,女儿琦琦回来了。费小梅张罗着开始吃饭,于世有才发现老婆费小梅烫了头发,身上的衣服似乎也是新的。自从来陪读,她好像很快适应了城里的生活,越过越滋润了。

看着于世有的目光,费小梅有点不自然,她说,琦琦,快,切蛋糕,点蜡烛啊。

一家人还算快快乐乐地吃了生日晚餐,琦琦又钻到房间里去温习功课。于世有在外喊,琦琦,不要一天到晚趴在桌子上,走,陪你老爸出去散散步。

琦琦开始不想出去,但在于世有的坚持下,她只好跟在他身后下了楼。她说,老爸你平时从来没有带我散步,今天怎么换了频道?

于世有说,今天是你生日嘛,女儿越来越大了啊。

琦琦乖巧地靠近了于世有,挽起了他的胳膊,爸,奶粉还是你喝吧,我在家里营养够了。

于世有笑笑说,你爸这身板还要牛奶?他好像想起什么,问琦琦,你每天下晚自习妈妈都去接你吧?

琦琦说,接的,每天都接。

于世有说,琦琦,小时候我经常问你,是爸爸好还是妈妈好,要是只能选一个,你是选爸爸还是选妈妈。

琦琦说,是啊,小时候,你们最喜欢问这种好无聊特别沙马特的问题。

不知什么时候起,沙马特在女儿嘴里就成了笨蛋的意思了,于世有也搞不清这是哪国的语言。他拍拍女儿的头说,要是我现在这样问你,你怎么回答呢?

琦琦回头仰望着于世有说,爸,你怎么了?你好像有点反常。

于世有笑说,没什么,没什么,逗你玩呢。

真沙马特哟,琦琦说。

这样说着,他们转到了那家蛋糕店门前,于世有正要往店里去,就在这时他接到了黄新德那个苦歪歪的惊慌失措的电话。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不要光张着嘴苦咧咧啊。于世有皱着眉头急切地问黄新德。

黄新德告诉于世有,他大概在傍晚六点多钟时还到陈芳兰家门前转了转,看见陈芳兰家亮着灯,陈芳兰在厨房里烧饭的影子朦朦胧胧的,他就放心地走了。等他八点多钟再去侦察时,陈芳兰家大门紧闭,屋里的灯却一直亮着。黄新德不停地敲门,敲了好半天,屋里的人死活不开门也不应答。黄新德觉得不对劲,趴在门缝里往里看,看见陈芳兰的人影子在屋里,他大声问陈芳兰,陈芳兰你聋了啊?屋子里才回话说,我姐在洗澡呢,洗澡你也要看?黄新德才知道那个人影是陈芳兰的妹妹,莫不是一开始她就装着陈芳兰了?再一问村口的人,说好像是看到陈芳兰一早提了个包出了村子,他意识到不妙立即就打电话来了。

上一篇:丑男相亲记下一篇:真假爸爸
《猫软的人》故事地址:/r/s/22482.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
友情链接:大宝彩票注册  平安  平安彩票网  秒速赛车平安彩票app  大宝  平安  大宝  苹果彩票网  苹果  平安彩票网  平安彩票  平安彩票app  平安彩票  彩票开奖  苹果彩票网  苹果彩票  彩票开奖  苹果彩票导航  平安  苹果